返回首页
ENGLISH| 武大主页| 学院内网| 化院信箱
学院新闻
站出来讲那“几句真话”的,为什么是他?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9-08-05


追忆建言恢复高考的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



  ▲查全性院士在武大校园的生活照。(图片均由武汉大学提供)




  ▲1977年,由邓小平同志主持的全国科学教育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图为全体参会人员合影留念,第三排左八为查全性。




  ▲查全性在实验室指导学生。(资料照片)


(转载自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俞俭、李伟)


先生一生鞠躬尽瘁,全性率真,复国之大考,振学之大计,功当代而利千秋。


他是我国著名的电化学家,毕生从事电化学相关的科研和人才培养工作,是我国现代电化学重要奠基人之一;他更是一名杰出的教育家,为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他就是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教授查全性。


8月1日,享年95岁的老先生走了,引发全社会的怀念。


1977年恢复高考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的一件大事。1977年8月4日至8日,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查全性的发言痛陈了当时招生制度的种种弊端,并建议从当年就开始通过考试招录大学生。


历史从此改写,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开启。


查全性院士辞世的消息传开来后,引发一代人的追忆怀念。


人们感恩他的仗义执言,人们致敬他对民族复兴作出的重要贡献。


“一声惊雷”


  邓小平主持的座谈会上,他痛陈招生制度弊病,扔出“大学招生必须通过考试并建议当年恢复高考”的重磅炸弹


  2017年正值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新华社记者独家视频专访了92岁高龄的查全性院士,如今从这份宝贵的影像资料中,我们看到了一位知识分子的爱憎分明和不争名利的风范。


  “这个会议,可能最重要的是当年通过考(试),恢复高考。”2017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查全性回忆了1977年那个夏天,那场邓小平主持召开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情景。


  当时查全性是武汉大学化学系一名副教授,是参会的40多位代表之一。8月6日,会议开到第三天,查全性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的话。


  “前两天的会议开得很沉闷。过去几年,不需要考试,没有考试怎么办,(工农兵学员)还在辩论湖南和湖北哪个在南边,哪个在北边,都要开辩论会,你说这是小学还是中学。你要补,没有五年十年,也很难。学生的质量完全没有办法保证。”查全性在会上还列举了两个身边的事例,表达对“读书无用论”的担心。


  查全性的发言引起与会学者专家们的强烈共鸣。


  查全性越说越激动,痛陈当时招生制度的种种弊端,并建议从当年就开始通过考试招录大学生。


  邓小平边听边点头,随后就问时任教育部长的刘西尧,要是今年现在就改,行不行,来不来得及,刘西尧说,现在还来得及。


  邓小平就拍板,那就这么办了。


  第二天,新华社驻会记者找到查全性采访,记者开玩笑说:“查老师,知不知道你昨天扔了个重磅炸弹?”


  历史从此改写。1977年10月21日,高考恢复的消息正式公布,像一声惊雷,唤醒了千万个中国青年沉睡的梦。恢复高考的冬夏两季,全国有1160万人参加考试,那是迄今为止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考试。


  “知识就是力量”的时代开启,千千万万年轻人的命运从此发生转折。


  查全性夫人张畹蕙告诉记者,1977年,在武汉重型机床厂当工人的大儿子、在湖北钟祥县下乡劳动的女儿也参加了这年冬季的高考,一个考上武大物理系,一个考上武大化学系,两个孩子现在都很有出息。


  查全性院士的去世,引发网友的刷屏悼念。“作为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是后来才知道,是查老向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提议恢复高考的。十分感谢!一个倡导提议,一个接受推行该政策,二老功在千秋,名垂万古。查老一路走好!”。网友“PRC-1 二锅头”感慨。


  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研究所所长、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欧阳康曾经作为恢复高考后首届本科生代表之一应邀参加恢复高考二十周年座谈会,听查全性讲起当时的故事。


  欧阳康回忆起座谈会时的情景,当时大家都特别感谢小平同志,也对查先生的智慧与勇气给予高度评价和由衷谢忱。


为什么是查全性站了出来?

  

    “他为人低调,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凡事尽力求证。对自己不是很有把握的事绝不评论,不会轻易就一件事或一个人下结论。但基于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在必要时一定会挺身而出,直言不讳。”


  那场改变了一代人命运的座谈会,为什么是查全性站了出来?


  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教授庄林曾经问过查全性院士当年扔“炸弹”细节,是否如有些人声称的事先有人授意?


  查全性平淡而坚定地否认,说他其实只是说出了很多人心里想说的话,只是讲了几句真话而已。


  查全性两年前接受采访时曾说过:“那时很多老师心里很急,因为你看到很多学生没法教。为什么要提前?这个非常明确,实际上大家都明白,光是喊口号不行。”


  查全性院士爱憎分明、不争名利的大师风范,让庄林至今记忆尤深。


  而透过多年的近身观察,庄林更能体会为什么在历史转折的关头,是查全性老师挺身而出,成为那个敢讲真话的人。


  庄林博士毕业后留校工作的5年里,经常跟随查院士左右,出差开会,共室而眠。


  “那时他已年过70,跟他出门我多少起到‘拐杖’的作用,自然也就能贴身体会先生的气息、情感和思想。”庄林回忆说,在先生的潜移默化下,自己用短短的5年从一名讲师跃升为教授。至今,庄林珍藏着查全性院士亲笔写的推荐其破格晋升教授的信。


  查全性认真地斟酌修改每一句话,让庄林整理后重新打印出来,而庄林保留了那份草稿。


  “那抖动的笔画,是先生对年轻人最大的嘉许和期待。”庄林感慨。


  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教授陆君涛回忆自己与查全性院士亦师亦友的60年时光感慨不已:


  “查老师是我认识的最善于学习的老师。他的课堂教学不受教科书的束缚,往往把不同课程的知识融会贯通联系起来讲,因而特别活,大家都很喜欢听他讲课。”


  时隔60年,陆君涛仍清晰记得查老师在一次关于“又红又专”的报告中强调的学习方法:看书学习不能只是一本书一本书地读,而要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读(即围绕一个问题读多种书以求透彻理解)。这对习惯于“上一门课读一本书”的学生来说,可谓耳目一新。


  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教授陈胜利对于查全性院士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慎言与必言”。


  “他为人低调,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凡事尽力求证。对自己不是很有把握的事绝不评论,不会轻易就一件事或一个人下结论。”陈胜利说,印象中查全性老师在会议或其他公众场合总是很仔细地听,一般很少说。但是,基于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在必要时一定会挺身而出,直言不讳。


  在学术报告或交流中,如果查全性发现有错误或不严谨的言论或说法,会直接指出,无论对方是谁。对于他觉得正确的事,需要做的事,他一定会仗义执言,身体力行地推动。而对于不正当的事,一定会力阻,哪怕涉及自己的同事或学生。


  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教授艾新平回忆起查全性老师,他认为查先生不仅在学术上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而且对学生的道德品行极为重视。


  2004年艾新平首次参加国家863计划电动汽车专项的监理检查工作,查先生专门嘱咐“我对你的专业能力一点都不怀疑,但作为年轻人要做到实事求是,敢于说真话”。


  庄林回忆跟随查全性院士的日子,没有觥筹交错之欢,在简朴和平淡中,令人领略纯粹的科学家作风。


  但查全性院士的生活并非没有音符,他会跟团队年轻人分享他喜欢的交响乐,坦言自己喜欢听邓丽君唱唐诗。


  庄林结婚时,查全性送庄林的礼物是两碟CD,一碟西方名曲一碟中国古乐。


  听音乐和养花大概是他仅有的业余爱好。


  不少武大师生偶尔会遇到查全性老师在校园里满头大汗地疾走,那是他在治疗感冒。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科学的成就来自千万科学工作者的默默耕耘,然而由此建成的科学大厦却如此辉煌。每念及此,心旷神怡。身为科学一兵,其乐融融”


  仗义执言,作为建言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在高等教育界一举成名。


  停止了11年的高考恢复后,查全性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又回到了自己热爱的实验室。


  他曾为一本画册题字:“科学的成就来自千万科学工作者的默默耕耘,然而由此建成的科学大厦却如此辉煌。每念及此,心旷神怡。身为科学一兵,其乐融融。”


  其实,作为我国著名的电化学家、我国现代电化学重要奠基人之一,默默耕耘、甘当人梯,倾尽毕生从事电化学相关的科研和人才培养工作,是查全性更看重的自身定位。


  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教授杨汉西回忆起查全性院士,他认为,凡是听过査老师讲课的学生,少有不为其高屋建瓴、深入浅出的演讲而感受到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实际上,査全性老师对课堂教学高度重视,可以说是竭尽全力地上好每一节课。


  在查全性85岁高龄时,为了给本科生准备一堂“浅析能源结构”公开课,花费大量精力重新分析了相关领域,包括煤的高效利用、锂离子电池、燃料电池、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的技术发展态势和面临的科学问题,梳理出关键基础科学问题和清晰的技术发展路线。


  在制作课件时,老先生请杨汉西作为听众对其每一段文字、每一幅图片都提出建议,然后仔细斟酌、反复修改,精益求精。


  原来,查全性悄悄告诉杨汉西,随着自己年龄增长,能够上讲台的机会越来越少,更要珍惜每一次上大课的机会。


  后来查全性每当上课的前几天,他总是将最新修改充实的课件发给杨汉西,并将其学术思想和讲述方式传授给杨汉西,要他陪自己一起给本科生上课。


  “万一我在课堂上身体支持不下去,你就立即上去继续讲,不能因为个人的一点小毛病就中断课程。”查全性神情严肃、认真地对杨汉西说。


  回忆起这一幕,杨汉西不由眼眶湿润。


  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还一门心思、如此认真对待本科生授课,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让杨汉西和上过查老师课的学生们,对这句话记忆终生。


  杨汉西记得,查全性老师最后一次在大教室的讲台上,面对200多名本科生,他从上午8点一直讲到12点。然后又鼓励同学们提问,耐心地回答每一个问题,直到大家不得不宣布下课。


  “可以说,査老师完全是在拼命为本科生上好每一堂课。”杨汉西感慨。


  查全性对学生倾注了慈父般的关怀之情,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查全性院士主导下的武大电化学团队为国家培养了数以千计的电化学优秀人才,如今弟子中不少已经是我国电化学领域的行业精英和科研中坚,可谓桃李满天下。


  艾新平对于查全性老师在学术方面超凡的预判性极为敬佩。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锂离子电池才问世不久,查全性就明确指出,锂离子电池的安全性是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并将电池安全性技术的研究列为艾新平博士论文工作的一部分。


  事实上,随着后来锂离子电池在动力、储能领域的应用,因锂离子电池燃烧、爆炸引发的安全性问题才引起了电化学储能领域的高度关注,两者之间的时间差差不多有十年之久。


  回顾查全性院士的一生,是为我国化学研究和电化学事业呕心沥血的一生,是为国家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无私奉献的一生。


  1947年查全性从上海大同大学转学进入武汉大学化学系,1949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毕业留校任助教,1957至1959年赴苏联莫斯科大学电化学研究所进修,在国际著名电化学家、苏联科学院院士A.H.Frumkin(弗鲁姆金)指导下从事电化学研究,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委员(院士),直到2018年12月才光荣离休。


  查全性的父亲查谦教授是华中工学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首任校长。


  父亲查谦的严谨务实“实验室作风”,潜移默化影响了查全性的一生。查全性作为我国著名的电化学家,数十年来,他的研究成果都毫无保留地留给了后来的学者。


  为纪念并感恩查全性对我国高等教育的贡献,2017年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熊晓鸽出资1977万元,在武汉大学设立“查全性教授1977奖教金”,表达敬意和感恩。


  如今,斯人已去,风范长存。武汉大学大发游戏-首页西楼一楼设立的临时悼念堂里,摆着查全性先生的雕像,音容宛在,供络绎不绝吊唁的人们瞻仰。


  查全性先生的雕像是湖南籍雕塑家黄麓和黄卫花了半年时间创作打造,2017年送往武大校园敬赠查全性先生的。


  “君恩重泰山,寸草报春晖”。


  其实,他们与武大、查全性并无交集,皆因兄弟两人是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受益者,此举表达了一代人对查全性先生的感激之情。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路299号 邮编:430072 鄂ICP备05003330    Copyright ©   技术支持 思古科技

返回首页
大发游戏计划 大发游戏官网 大发游戏APP 大发游戏走势图 大发游戏下载 大发游戏官方 大发游戏网站 大发游戏怎么玩 大发游戏官方 大发游戏靠谱吗 大发游戏代理 大发游戏骗局 大发游戏投注 大发游戏倍率 大发游戏开奖 大发游戏漏洞